艾滋病歧视,历来都不是一种聪明的举动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3-05-19 09:49 人气:

艾滋病歧视,历来都不是一种聪明的举动
 
  恐惧,永远不能抵御疾病.
 
  我听说,德国柏林的自然博物馆里有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每一块石头上刻着一个名字,至今已有1000多块.法国著名作家让一保罗·阿隆、美国著名演员安东尼、霍金、由于电影《野兽之夜》而刚刚获得“凯撒奖”的法国青年导演兼演员西里尔·科拉尔等等,他们都是西方各国文化、艺术界的名人,他们都是男性,他们都死于艾滋病(HIV).这条小路被称为“沉思地”,因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在死亡不可避免之时,选择了沉默.除了西里尔,他用自己最后的生命拍摄了人类第一部正面描写艾滋病(HIV)人生活的影片.
  我们中国的艾滋病(HIV)人大多数也选择了沉默.就像我的那位能忍受一切的受滋病人那样.但是,有一个青年,他不甘心就这样在生活中消失,他写了这样一封信:
 
  “HIV给我的前途打了个永远的句号.你根本难以想象它给我带来的巨大痛苦.我不能参加学习,不能毕业,生活无着.
 
  “我从上学的城市被送回省城又被送回县城时,我的病情已被广为传播.现在,我的父亲被单位停止了工作, 母亲被街道解雇,我既无户口,又没有身份证,人口普查也不找我.任何部门、任何人都对我拒之门外,不闻不问.我有何罪!
 
  “我才24岁,正是人生最美好的年龄,真不想就这样结束自己.请告诉我,怎样才能使自己坚强起来?”
 
  这是一名大学生,是一名经过无数苦读之夜和顽强搏斗才终于从小县城跨入高等学府、既而又出国留学的大学生,是一名曾经被当地引以为自豪的大学生,只是因为感染了HIV,从前美好的一切都变成隔世之梦.大学文凭、体面的职业、优越的社会地位和频频的出国机会都已离他而去.人们捕捉各种蛛丝马迹来分析他在国外的生活,是不是夜不归宿?有没有嫖妓的可能?是不是同性恋或双性恋?没有了同学,没有了社交,就连过去待地那么亲切的家乡、故友,现在也抛弃了他,甚至于到了无视他存在的地步,他感到自己与周围世界的距离正一步步扩大,他感到自己已不再属于这个现实的世界.可他也许还要活上很多年!不难想象,那颗年轻的心受到了怎样的伤害.
 
  在国家预防和控制艾滋病(HIV)专家委员会《致医务人员的一封公开信》中有这样两句话:“疾病不应是对某个人的惩罚,疾病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每个医务人员应该充满爱心,用我们的双手和知识去帮助受艾滋病(HIV)威胁的同胞.”
 
  1992年12月,中国的HIV感染者已增至969人.在第五个世界艾滋病(HIV)日到来之时,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新的口号:预防艾滋病(HIV)——一项全社会承担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