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艾滋病医生张福杰

来源:未知 作者:本站  时间:2013-06-06 18:01 人气:

艾滋病已成为一个世界性的社会问题,在艾滋病日来临际,我们就有关问题采访了地医院艾滋病临床研究心主任、国艾滋病临床协作组副组长、国际艾滋病协会会员,美国艾滋病内科协会会员张福杰.最后在医院里“抓”到他时,他正在和几位碰头会,讨论病人病情,出门前还几次叮嘱在座的医生们把治疗方案再讨论一下.起初他给我的印象很特别.因为他对我们这些即将采访他的人好象并没什么兴趣,倒是很关心我们的笔记本电脑.他说自己正准备换台的.言语间的轻松与幽默,一改平日里医生给我留下的不苟言笑的形象,感觉大都不是外人.我们的采访就在这样一种轻松的氛围开始了,似乎大都忘记了此时此刻我们谈论的是艾滋病——这样一个让很多人听起来都觉得恐惧的话题,我因采访一个曾在何大一教授实验室做研究的国艾滋病专而产生的些许紧张也不知不觉消失了张:对.我们有专门的训练,比如检测前咨询,检测后咨询等.如果你检测出一个病人带有HIV病毒,你如何告诉他就是个问题.有的病人心理承受能力差,如果直接告诉他得了艾滋病,他可能立刻就去跳楼.所以我们的培训不光把重放在治疗上,还有很重的一方面就是心理治疗.同时还有医护人员如何进行自我保护等等.都是方位、立体化的培训:在医生给艾滋病病人进行更多的心理治疗的同时,医患是不是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

张:非常大的变化.现在社会上有病人告医院、打医生的现象,但在我们这里病人对医生都非常信赖和配合.因为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种可以治愈艾滋病的方法,病人的生命在很大程度上都靠医生治疗和药物的维持.有的病人甚至把医生作生存的希望.那么病人和医生的这种紧密关系对治疗效果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张:有.但压力不是来自庭,也不是这个工作本身.而是艾滋病目前的蔓延情况让我很担心.现在艾滋病毒球传播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有1400万死于艾滋病,我国去年的感染率上升了30.被感染者有40是妇女,而HIV病毒传染的重途径一就是母婴直接传染,也就是说这些妇女的小孩都会感染.如果一种传染病在人群占很大比例,就会威胁整个人类,这是从医学角度讲.另外从社会角度讲,如果我们健康人对这些病人不接纳,不关心,这么一大群人出现反社会的情绪,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所以大都在做好预防的同时,也更多的理解和关心这些病人:今年12月1号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是“防治艾滋病,你我同关注”(ICARE,DOYOU?),作为一个医生,您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呢?

张:我觉的现在到了一个大必须都关注时候了.就象我们的环境一样,如果大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最后不论是疾病还是自然环境都会复我们人类的.政府、媒体、团体、医护人员、病人、属、普通人,我们都正确认识艾滋病,接纳和关心艾滋病人.这样就会使健康人不会得艾滋病,来自社会各界对病人的爱心帮助他们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

张医生给健康人:正确认识更多关注洁身自好远离毒品理解和接纳艾滋病人

张医生给艾滋病人:困难是暂时的相信自己相信大(寇维维)